极限骑乘 累积自行车或装备相关的技术经验

极限骑乘有200公里、300公里、 4oo公里等,逐渐延长参加距离才符合理论。这样不仅身体会习惯,也能自然累积自行车或装备相关的技术经验。

不过,我却跳级参加400公里。而且时间还是初春的三月,舞台是远离居住地的九州岛。现在回想起来,到处充满了会尝到苦头的要素。

首先,「九州岛大概很温暖」这种关东人的印象并不适用。当时的路线是从福冈郊外出发,逆时针擦边大分县和熊本县,绕行九州岛的东北部一圈,但路上最低气温达 零下3P。问了才知道,气温会符合南国 印象的只有宫崎和鹿儿岛,其他的地区会 比关东更冷。

我有带雨衣和防寒衣物,所以勉强能继续骑……应该说不继续骑下去,晚上我就会冻死。这是报应,因为我没确实调査通过地区、时段和温度三者之间的关系。

400公里极限骑乘的限制时间是27个小时,所以几乎所有的参赛者都会骑上一整天。幸好我配备了发电花鼓和明亮的车灯,所以在昏暗的夜晚比较不担心。

不过,用内建和外接电池可持续使用35个小时的GPS,到15个小时就没电了。 当时参赛者四散,我周围没有人影,只能在深夜独自骑着不知路径是否正确的小 路,内心很不安。晚上要在完全不熟悉的地区,只靠骑乘路径数据前进,实在相当 困难。

在这种情况下,落井下石的是膝盖的疼痛。在经过200公里时,我的右膝盖后方慢慢痛了起来。至今我的平均时速接近24公里,对身体的负担太大了。而且天气冷大概也有影响吧。

我因为疼痛在上坡路段放下脚好几次,但停车会很冷所以我又继续骑。我也想过要弃权(称为D N F。Do ns fmish),但当时周围的铁路已经没有电车了,实际上我只能选择继续前进。上坡总有结束的 一天、黑夜终究会过去—我像在念咒语 一样,缓慢地往前骑。

天亮之后,轮到睡意袭击我。这股睡 意有高低起伏,睡意快来之前我会知道,这时就要喝营养饮料、吃一点东西或抽一根烟熬过去(说来惭愧,我是一个烟枪)。

终于我在25个小时骑完全程,这都是 因为自行车状况好,而且白天天气好没遇 到雨天或下雪的缘故吧。好不容易骑完了, 但这却是一场有许多地方值得反省的极限骑乘经验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